涂布向南

有风自南 彼冀新苗

丹青妙手

不必

不必

十六岁

正是画不出来的年纪


【牙】

落了三颗牙

在瓷里睡觉

牙与肉与骨的撕裂

迟到的麻醉

鼻梁下颌在发抖

我想夏天不会太冷

狠狠互掐的手指

我喜欢钻心的疼

领床的阿姨在哭

我没有

【晨练后就没再回家】



这是一个恐怖故事

却只有当事人知晓


晨练穿过

“罗马墙 “黄金塔 “海盗船

迷惘的大叔开了门

走入的却是一模一样的异地


撒一个小小的慌

救了太阳

原路返回


毕竟我认为我已经长大

最珍贵的本子

最终承载的只是杂乱的各种语法

不想犹豫珍藏 毫无所用

脏了扉页 空了篇章

“我只不过为了储存足够的爱

“足够的温柔和狡猾

你说的胡言乱语

变成好好记录的一言一语

最珍贵的年华

最终也应服从单调的口令

最简单的音调

需要最艰苦的练习

嗯 毕竟我认为我已经长大


【湖】

就像一颗石子,不管是蓄意还是无意跃进湖里

泛起波纹

但也仅仅是泛起波纹

湖还是那个湖

多容了一颗石子

也会平静